主页 > 社会新闻 > 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大起底 山村窮小夥兒馬興田“藥王”發家史
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大起底 山村窮小夥兒馬興田“藥王”發家史

  【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大起底】2021年11月17日,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康美藥業原董事長、總經理馬興田等12人操縱證券市場案公開宣判。從立案到今天的一審宣判,整個過程耗時近三年。一代藥王的故事雖然結束了,但留下的疑問,市場各方仍在熱議,投資者想知道的是如何能識破一家造假的公司,而更多的上市公司,更願意看看這前車之鑒,而思後事之師。

  馬興田因操縱證券市場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資訊罪以及單位行賄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20萬元;康美藥業原副董事長、常務副總經理許冬瑾及其他責任人員11人,因參與相關證券犯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2021年11月12日,康美藥業證券特別代表人訴訟也作出一審判決,廣州中院當庭宣告康美藥業等相關被告承擔投資者損失總金額達24.59億元。審計機構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未實施基本的審計程式,承擔100%的連帶賠償責任,正中珠江合夥人和簽字會計師楊文蔚在正中珠江承責範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此外,廣州中院判決認定“案涉虛假陳述行為的揭露日”為2018年10月16日,該日期是計算投資者獲賠金額的“關鍵”。

  隨著馬興田等人和證券特別代表人訴訟一審判決的公佈,從2018年就喧囂至今的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終於塵埃落定。

  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也是迄今為止,法院審理的原告人數最多、賠償金額最高的上市公司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案件。但打開這起案件的密碼,了解康美財務造假的全過程,探尋公司實際控制人馬興田的故事,需要從深圳一棟不起眼的大樓,和一篇財務分析文章開始。

  2018年的10月16日,位於深圳福田區的一棟大樓裏,一篇財務分析文章悄然上線,這篇文章名為《康美藥業盤中跌停,疑似財務問題自爆:現金可疑,人參更可疑》。

  文章的作者是兩個年輕人,一個叫付彥龍,另一個叫林熙明。2021年初,記者趕往了深圳,見到了這兩位財務數據分析員,在當地人眼中,他們就是兩名普通的打工仔。

  在康美藥業的財報中,2015年到2017年,公司賬上分別有158億元、273億元和341億元的貨幣資金,但付彥龍和林熙明也發現,康美的賬上有這麼多現金,但這家公司卻仍然在大量貸款。而且,利息支出比利息收入要多很多。對此,研究財務的付彥龍和林熙明很不理解。

  2018年10月16日,質疑康美財務造假的研究報告,在網上公開發表,當天,康美藥業的股票跌停,此後三天連續跌停。也就在10月16日當天晚上,證監會緊急成立康美藥業核查小組,第二天,核查小組迅速進入康美藥業,調取相關的財務憑證,就此展開對康美藥業的財務調查。

  2020年5月14日,中國證監會對康美藥業下達了《行政處罰決定書》。2016年到2018年,康美藥業通過偽造和變造增值稅發票、偽造銀行回款憑證、偽造定期存單,累計虛增收入達到291.28億元,虛增利潤近40億元。

  馬興田是康美藥業的實際控制人,是一個來自廣東地地道道的潮汕商人,他出生在普寧下架山鎮的碗仔村。

  普寧市下架山鎮大山深處的一處古老村落,四面環山,整個地貌就像一個碗的形狀,因此得名碗仔村。這裡,就是康美藥業原董事長馬興田出生的地方。

  村裏最大的一棟房子就是馬興田的家,村裏人告訴記者這棟新修的房子平時沒人住,只有在春節或者清明節,馬興田的家人回來祭祖的時候,這棟房子裏才會有人出現。

  1969年,馬興田就出生在老宅,馬興田家裏不算富裕,和村子裏的孩子相比,並沒有看出他有什麼天賦異稟的地方。

  村裏的餐廳老闆是馬興田的小學同學,在他的回憶中,馬興田讀到初三,就到當時的普寧縣城去工作了,由此認識了現在的妻子許冬瑾,許冬瑾是第一個改變馬興田的人。

  普寧是全國最大的縣級市之一,擁有240多萬人口,老城區長春路的流沙中藥市場是普寧成立最早的中藥城。

  上世紀九十年代,馬興田和許冬瑾曾在這附近開了第一家中藥鋪,但時過境遷,在城市發展的滾滾洪流中,如今馬家的藥鋪已經難覓蹤跡。

  流沙中藥市場的對面,就是康美藥業公司最早的辦公樓,這是許冬瑾和馬興田夫婦在1997年建成的,1998年,康美藥業成功研發出以絡欣平、利樂、諾沙為代表的國家級新藥,並被列入國家級科技項目。

  2011年,康美藥業取得了普寧中藥材市場的經營管理權,選址流沙鎮,投資興建了普寧康美中藥城,2017年7月1日老市場的商戶搬遷到這裡,正式開業。

  這樣的模式,康美複製到了安徽亳州、青海玉樹、甘肅定西、雲南昆明等地,建中藥市場或者中藥産業園,進行地産開發,幾乎成了康美後期的主要業務,而這也是康美財務造假最濃重的一筆。

  證監會2020年5月14日對康美藥業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查證康美藥業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以亳州華佗國際中藥城、普寧中藥城等6個工程項目為理由,虛增固定資産11.89億元,虛增在建工程4.01億元,虛增投資性房地産20.15億元。

  除了房地産在弄虛作假,證監會調查人員在與康美相關的3700多個銀行賬戶、420多萬條銀行流水資訊中發現,馬興田一直在市場中坐莊炒股,而且炒賣的竟是自己公司的股票。只有股票不斷往上漲,馬興田等人才能從中獲益。

  2019年4月29日當晚,康美藥業對外披露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在這兩份文件中,康美表示2017年公司財務報表,年末貨幣資金多計入了299.44億元,營業收入多計了88.98億元,營業成本多計了76.62億元。近300億元貨幣資金,説有就有,説沒有,就沒有,嚴肅的會計審計,竟然隨意地將300億元的資金,用會計差錯一筆帶過。如此荒誕的會計審計報告,就這樣堂而皇之地公佈在市場上。

  律師王智斌從2018年年底開始就陸續收到投資者的訴訟請求,目前他已經接到300多份訴訟請求。

  2020年3月1日新《證券法》開始實施,明確引入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充分發揮投資者保護機構的作用,允許其接受50名以上投資者的委託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這是A股市場上,劃時代的一個動作,也是國家推進資本市場改革,健全市場機制,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最為關鍵的一步。

  2021年11月12日,廣州中院對康美藥業證券特別代表人訴訟作出一審判決,康美藥業等相關被告承擔投資者損失總金額達24.59億元。王智斌告訴記者,他所代理的300多名投資者已經默示加入這次特別代表訴訟。

  隨著新證券法、《刑法》修正案(十一)的正式施行,財務造假等違法成本大幅提高,打擊資本市場違法犯罪上升到一個新高度,投資者將獲得更加有力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