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文化 > 张玉涛:我去读书会交友、买买买、发票圈但就是不读书
张玉涛:我去读书会交友、买买买、发票圈但就是不读书

  在我看来,无论是去读书俱乐部还是去夜总会,目标都是一样的。没有人需要鄙视任何人。

  近年来,在以阅读分享为主题的大小阅读俱乐部带动下,城市阅读氛围日益浓厚。我住的这个城市也不例外。早在几年前,书友会还是个稀罕的东西,一群自诩为文艺人士的聚会。在商业利益和全民阅读理念的推动下,读书俱乐部已经从少数走向大众。

  然而,当你一个接一个地去读书俱乐部时,我想知道你是否想过:当我们去读书俱乐部时,我们在“读书”什么?

  健身教练张超是学校读书俱乐部的创始人。大二的时候,他想申请一个俱乐部。当时,社会对大学社团的官僚化进行了严厉的批判。张超觉得读书是大学生的责任创建读书社区,不仅可以避免舆论压力,而且可以影响校园的读书生活于是,张超创办了“弓首族读书会”如今,张超已经从他就读的大学毕业,但图书俱乐部的版图还在不断扩大,覆盖了市内及周边许多著名大学。他说,离开校园多年后,只要和这些年轻的大学生在一起,就能找到青春的感觉。

  加入“弓头读书俱乐部”的门槛很低。你只需要参加几个活动就可以成为会员。如今,它已成为许多大学生结交新朋友、见识世界的新平台陈红是郊区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她对学校不满意,比如地理位置偏僻,师资薄弱。为了弥补这些不足,她愿意在周末乘公交车,到市区十余公里的地方参加读书活动。在她看来,来读书俱乐部是为了看世界,呼吸新鲜空气。

  如果说在大学生中,阅读协会继承了社会,成为一个新的社会领域;而在白领中,阅读协会的社会功能则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我记得我第一次去读书会的时候,导师看到我的调查进展很慢,提醒我“有些人参加读书会只是为了见面”,其实在后续的观察中,我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关于如何找一个好女孩的故事。

  在一些专业精英中,阅读将成为寻找社会资源的一个渠道在一家独立书店主办的书展上,一位衣着光鲜的男子坐在一群男女中间。他积极参与互动,积极讲述周游世界的故事,讲述自己建立精神成长组织的过程。读书会结束后,该男子邀请书店老板讨论产品落地问题。

  为何今天的读书会越来越呈现出社交化倾向?陌生,是城市生活的特征,但陌生不代表我们不需要与他人相遇、交谈。于是,马来三分彩开奖号码走势图,我们有了诸如公园、广场之类的城市公共空间,有了像读书会这样的公共生活形式。它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聚集,把分散的人重新聚合起来,为经验的分享和资源的寻找提供场域。读书会如此,时下年轻人追捧的蹦迪也如此。在我看来,无论是去读书俱乐部还是去夜总会,目标都是一样的。没有人需要鄙视任何人。

  去读书俱乐部只是为了社交吗在一些人看来,情况并非如此。我的好朋友芮先生在一家书店策划了六年的活动,他是北京一家书友会沙龙的主持人经过长时间的工作,她在公共阅读活动中看到了许多私人话题的宣泄案例,并逐渐陷入了沉重的专业困惑,怀疑它是否真的能帮助人们阅读。

  在芮成钢看来,除了以上提到的那些能通过阅读找到爱情和友谊的人之外,还有另外三种人:一种是渴望在阅读中找到问题的答案这在青年大学生中尤为明显,他们热衷于在读书会上讨论理想、爱情和生活,以应对内心的犹豫和困惑。第二类人渴望在阅读俱乐部找到有助于他们职业发展的社会资源。就像穿着考究的男人一样,他也愿意积极分享自己的事业、交往、个人价值观等,第三类人,特别是女性群体,把读书俱乐部作为个人情感的发泄渠道,夫妻关系、家庭问题、子女教育等成了他们的热门话题。

  至于公共领域中的私人话题的混合,即使是以学术理性而闻名的学术阅读协会也不能免除。我们队有一个小型读书俱乐部。当导师鼓励您自由讨论时,我和我的同事们愿意在大多数情况下把现有的研究经验作为分享的切入点。案例分享不仅是参与学术讨论的一种方式,也是揭示研究者自身经验和地位的一种方式。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有着独特的成长经历,与人交谈也是如此。我们常常希望分享我们的经验和认知,找到有相似想法的人,然后获得认同感。事实上,寻求认同是人们参与社会活动的方向然而,当我们准备将私人经验公之于众时,我们可以提前衡量它把它带给别人和我们自己有帮助吗?

  有时候,我想知道为什么整个城市都在阅读,但是我们仍然摆脱不了阅读焦虑?今天的读书会有越来越明显的社会属性参与者沉迷于在公共阅读活动中发现自我和解决谜题。此外,我们还面临许多实际因素。

  绝大多数的公共阅读活动都属于消费文化的共同习俗。场馆供应商和活动组织者合谋积累人气,增加收入。在这个时候,上学将成为一种消费文化。您可以点一杯咖啡,悠闲地听记者讲故事,拍一些照片上传到朋友圈,然后在离开前购买一些文化创意产品。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和繁重的任务占据了我们的阅读时间。此时,那些专门为公众提供阅读服务的商业产品跳出,不断向公众出售经济利益。我们生活在一个深受消费文化制约的时代,阅读生活也参与其中。

  读书社被社会绑架和消费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阅读焦虑。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评价过这种公共阅读活动:“参与活动是为了满足追求知识的仪式感”,在经历了参与感和仪式感之后,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上学同时,香港龙坛分析网!我们大多数人都心照不宣。

  今天,我们并不缺乏获取阅读内容的方式和渠道。阅读形式的多样化意味着社会和时代的进步和发展,特别是在网络时代,技术的嵌入给阅读生活带来了新的体验。我不拒绝任何一种阅读方式,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无论是读书俱乐部还是手机应用程序在线刷卡。无论它选择哪种方式,它都在传播和分享知识。

  我们想要什么样的阅读生活与我们选择哪种阅读方式无关。”我们读书是为了了解或了解,”加拿大学者曼盖尔说。我们得读书。阅读,几乎和呼吸一样,是我们的基本功能。”阅读是一种感知世界和关心自己的方式。这是一个读者试图解释意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能否守住自己,坚守真理,避免被社会文化和消费文化所主导,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