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咨询 > 《少年拳圣》第316章 秘密潜入
《少年拳圣》第316章 秘密潜入

  一份豪华的家庭晚餐,有菠菜浓汤、香煎鹅肝、烤春鸡、熏肉塔、金枪鱼迷迭香咸挞、圣雅克扇贝、烤卡芒贝尔奶酪、白汁烩小牛肉,还有一瓶波尔多干红,足够一家五口的分量。

  侍者为他放好一套银质的餐具,点起蜡烛架,让餐厅充满了异国情调,又说:“先生需要音乐助兴吗?我们这里有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小提琴手、前苏联国家军乐团的乐师以及西班牙的宫廷乐师……”

  侍者见客人兴致不高,很聪明的闭上嘴巴,做完一切准备后退出房间,说:“先生有什么需要服务的请按铃,祝您用餐愉快。”

  廖学兵心道这侍者倒是好素质,比贞观会所的还强上那么一点点。废话,一份晚宴套餐,足足一千六百八十八元,没点素质能行么?

  廖学兵一边吃东西一边思索着,摁铃叫来侍者,故意皱起眉头装作很不高兴,问道:“我刚才上来,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搞什么新闻发布会,吵得要死,是哪家单位?”

  侍者忙赔笑道:“先生,是一家韩国跆拳道的代表团,在四楼大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希望没有打扰到您用餐。”

  “哦?我也挺喜欢跆拳道的,怎么没听说过这事?”廖学兵抬起头,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侍者忙说:“先生,新闻发布会由韩国代表团主办,本店只是协办。发布会的门票只提供给媒体和合作方,抱歉我们无能为力。”

  廖学兵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说:“我就问问,并不是非参加不可。那发布会都有什么人哪?”

  “先生,我、我不是很明白,对不起,我对跆拳道不太了解。”侍者想了想,说:“只听说过一个,叫做潘时森的,好像还是华人。”

  廖学兵吃了一惊:“那可是跆拳道的宗师啊!他竟然也来芙蓉大酒店了?我的天!”

  “我很希望得到一份潘时森的签名,他一直是我仰慕的对象。”廖学兵递出十张红彤彤的钞票,说:“你能帮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忙吗?”

  “我、我不敢保证……”侍者犹豫着,看着钞票眼睛不肯移动,道:“去新闻发布会现场必须持有主办方的邀请函……不、不好意思……”

  廖学兵皱眉道:“我不喜欢追星,对跆拳道仅仅只是凭着一番兴趣爱好,而且我朋友开办有一家跆拳道馆,如果能得到潘时森的签名装裱起来挂在墙上,你可以想象得到对我有多大帮助。”

  “进不了现场不要紧,等他们结束后我可以在楼道上和他打个招呼就心满意足了。”廖学兵又从钱包掏出一叠钞票摞在上面,淡淡的道:“你帮我留意他们的动向,可以么?”

  廖学兵把钞票往他的方向推了推:“请原谅一位跆拳道爱好者的热情,但请不要说出去。毕竟我是个有身份的人,让别人知道我疯狂追星不是什么好事。”

  侍者赶紧将钞票收起,讨好的笑道:“先生您放心,为客人服务是我的最高宗旨。”

  吃过晚饭,打开电视收看中海天空电视台的武林频道,正在播放有关贝壳杯的消息,自己在电视里也露了几秒钟的小脸。

  廖学兵只觉有趣,津津有味看了一会儿,心想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侍者身上,自己还是得做一些事情。

  没多久,侍者带着一股论功行赏的喜气洋洋的表情回来了,小心翼翼笑道:“老板,我打听到了,韩国跆协代表团通通住在二十七楼,包下了八个套间,每个套间二到四人不等。老板,客人住房的信息原则上不对外公开,我这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问来的。”

  廖学兵把带来的行李包打开,翻出一套准备好的休闲长袖T恤、牛仔裤和运动鞋换上,摇身一变成了普普通通的邻家大男孩模样。

  上到二十七楼,出了电梯门,外面果然有两名衣着整齐的保安四处走动,腰间别着橡胶警棍,神色警惕得很。

  一层楼大概二十个房间,他一时间也搞不准潘时森住在哪里,发现远处有保安不耐烦的看着自己,便假装对着电话说道:“贾老板,你在哪里啊?我已经到了。”

  廖学兵顺着走廊直走过去,快要经过2713号房时,一名保安稍微站出一个身位,严肃的瞪着他。

  廖学兵似乎一无所觉,继续前行,那保安拦住他冷冷的道:“先生,请出示您的证件。”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廖学兵一脸歉意的退出二十七楼,先从电梯间来到二十八楼,再从二十八楼搭乘另一部电梯返回十九楼,谨慎一点总没错。

  楼层房间的布局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既然韩国跆协代表团订了八个房间,那么从2713到2720应该都是他们的。

  根据对应的位置,这八个房间有四间是商务套房,另外四间是更好一些的豪华套房。潘时森身为跆协副会长,代表团团长,住的肯定是最好的房间。

  廖学兵不用特别去问,就在网上查了查,已经得出了想要的答案。四间豪华套房中的2720号房间位置最好,大阳台处于南面,可以俯瞰附近的胭脂河景色。曾有多位名人入住,包括坦桑尼亚总统贾卡亚·基奎特以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武等等。

  韩国人非常讲究阶级层次,潘时森是代表团最高领导,就算他不愿住这间房,同事也非让他住不可。

  侍者过来丧气的回报说没有得到潘时森房号的准确消息,但廖学兵又给了他一个机会:“你几点下班?”

  “不要紧的,我只是个狂热粉丝而已,去找潘时森见一见,绝对不会对你造成影响。”

  廖学兵换上侍者的服装成功混入,韩方和中方的人员还是很好区别的。那潘时森一眼就能认出,中等身材,精力充沛,目光炯炯,被一大群人簇拥着,想要接近基本没有可能。

  没多久,假扮服务员的老廖找到一个机会,不小心把酒洒一名韩方成员身上,成功顺走他的胸牌和钱包。

  下一步,廖学兵赶回房间换好西服正装,去总台拿房卡。把胸牌递过去,用夹生的普通话解释说是韩国代表团的人,说2720号房卡忘在房间里,总台人员果然没有怀疑,给他一张新的。

  第三步,让雷飞翔去往二十七楼假装酒醉闹事,楼层里的其他保安纷纷赶来制止,穿着侍者服装的廖学兵没有引起保安们的注意,非常顺利的打开了2720号房间门口,没有受到任何人盘问。

  廖学兵相当的利索关好门口,然后花了五分钟检查房间。豪华套房比商务房要宽敞,多了一间会客室、一间健身房、一间小酒吧。

  廖学兵很快就在床头柜里面找到住客的行李包,翻出一本护照,头像名字果然是潘时森,这家伙没跑了。

  他一时闲极无聊,在酒柜里找出几瓶啤酒搬到大阳台外,躺在摇椅里一边欣赏入夜后的江景,一边往嘴里灌酒。

  大厅和卧室的灯相继点亮,厕所里传来哗啦啦放水的声音,然后是换衣服窸窸窣窣的响动,那人在冰柜里取出一瓶冷饮,从床头柜拿出行李包,突然停住手脚,沉声喝道:“什么人?”

  廖学兵靠着阳台的玻璃墙,手里打火机嗒的一声,点燃香烟,淡淡的说:“在下廖学兵,特来取你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