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新闻 >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返校“回炉”值得鼓励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返校“回炉”值得鼓励

  据钱江晚报报道,9月26日,QGhappy电竞俱乐部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下简称KPL)选手Fly更新了一条微博:“学了这么久的英语,可派上用场了。”这位早早离开校园的现役KPL选手,报名了2019年全国成人高等教育运动训练专业招生考试。与他一起报名的还有KPL旗下多家俱乐部的其他14位职业选手,如果成绩通过,他们将会成为广州某学院的学生。让职业选手返校“回炉”,这是KPL在9月上旬公布的最新计划,也是整个电子竞技行业的首次尝试。由此, KPL选手参加高考的话题也成为电竞圈里的热点。

  从“玩游戏是洪水猛兽”到“健康的电子竞技运动”,近年来,电子竞技产业在各方努力下开始摆脱之前“误人子弟”的形象。这种转变既得益于行业的规范化发展,也离不开国家层面对于电子竞技运动与产业的扶持。2015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电子竞技赛事管理暂行规定》,为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与规范。2017年,原文化部发布《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提出支持发展体育竞赛表演、电子竞技等新业态。2018年,电子竞技正式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表演项目,至此,电子竞技可以说是在国家体育战略中取得了与传统体育项目不相伯仲的地位。随着电子竞技产业规模的扩大,电子竞技用户数量和电子竞技观众规模不断提升,预计未来电子竞技赛事会呈爆发式增长,电子竞技选手的数目也会迅速增加。

  但是,一般来说,电子竞技选手都是从年满16岁开始参与赛事,这就意味着他们必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完成普通人正常的完整体系教育。不管是因为玩电竞“不务正业”这种由来已久的刻板印象,还是基于电竞选手普遍低龄的现实,这群少年们受教育程度参差不齐的情况也并不是秘密。

  种种因素导致了绝大多数电子竞技选手在25岁左右退役后的未来并不明朗。事实上,目前电竞职业选手退役后的选择几乎都是做教练、解说或者成为主播,而面对如今直播行业下滑以及电竞专业人才增多的现状,这三个出路的竞争也日渐激烈。大部分的电竞选手退役之后的发展都并不稳定,转型之路显得非常艰难。

  在这种情况下,让电竞职业选手返校“回炉”,寻求更多的能力和学历上的提升,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能够通过单招的方式进行成人高考获得相对“专业对口”的学历,对他们来说至少是多了一条可以选择的路,也拥有了一个进一步提高自我能力和认知的机会。通过学历教育本身所带来的知识以及面对社会和人生的认知度,他们也许能在未来的人生发展中达到更高的高度。正如新闻中提到的选手Fly所言:“上过大学,以后即便我不再是职业选手,起码还有别的路可以选。”

  另一方面,毋庸置疑的是,目前的电子竞技在大众眼中依然与“网瘾少年”“沉迷游戏”等负面形象脱不开关系。虽然许多电竞职业选手收入并不低,但许多人并不认可将电子竞技作为一种职业,也并不愿意去了解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这一正在逐渐扩大的群体。而在电子竞技已经逐步正规化的今天,从业人员的个体素质、受教育程度仍然是最大的短板,这也是电子竞技一直饱受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鉴于此,让更多电子竞技选手回到校园,给这些曾经放弃学业的少年们一个提升自身文化素养和能力的机会,提高社会对这一行业的认可度,为电子竞技正名,也确实值得鼓励。

  当然,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扭转电子竞技在人们心中的刻板印象需要整个行业的持续努力,电子竞技选手的整体素质提升也绝非一日之功。但是,这些电竞选手能够不限于眼前的荣誉和繁华,选择努力学习继续接受教育,让自己的未来多一个机会,这本就是他们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也是电竞行业迈出的一大步。也希望未来,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在坚持训练和比赛的同时重回校园深造,能够发展成为更加常态化的事件。(李海晗)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