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新闻 > 萨克勒家族诉讼缠身无妨财富过百亿
萨克勒家族诉讼缠身无妨财富过百亿

  就在几年前,萨克勒(Sackler)家族捐款的善行闻名四海,艺术领域是他们的重点。全球各大建筑、博物馆上似乎都刻有他们的姓,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卢浮宫等等不胜枚举。

  然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政府机构(HHS)表示,2016年约有4.2万人死于过度服用阿片类药物,高于往年任意一年。那些人中约40%的死因都和处方阿片类药物脱不了干系。次年,HHS宣布阿片类药物滥用是公共健康危机。《福布斯》最早在2015年7月报道过,萨克勒家族身家约为130亿美元。《洛杉矶时报》、《纽约客》、《GQ》均做过大篇幅曝光,萨克勒家族与其鲜为人知的企业Purdue Pharma之间关系,而Purdue Pharma是羟考酮的生产商,让人们相信该公司正是此次阿片类药物风波的中心。2017年,美国十个州以欺骗性营销、疑似推动阿片类药物滥用为由起诉Purdue Pharma。

  2019年,48个州以Purdue Pharma和萨克勒家族牵涉阿片类药物滥用为由提出起诉。2019年9月,该公司宣布Purdue Pharma和萨克勒家族已于20多个州达成了初步协议(细节尚未曝光)。协议规定,萨克勒家族要在七年内支付30亿美元现金,Purdue Pharma必须申请破产并转为公益公司。同时,该家族同意售卖Purdue Pharma的海外子公司Mundipharma。家族发言人称,售卖所得将用于帮助“受阿片类药物滥用影响的个人、家庭、社区”。同月,Purdue Pharma申请破产。然而,协议并未涉及承认过失。

  当年10月,美国司法部宣布Purdue Pharm愿意承认羟考酮营销相关的罪名,五名萨克勒家族成员将支付2.25亿美元的民事赔偿款。

  并非所有州都同意2019年9月的调解协议,并且Mundipharma尚未出售。然而,由于出现这些诉讼,萨克勒一家财富缩水了。2016年,《福布斯》最后一次估算该家族的财富时,萨克勒家族的身家约为130亿美元。2019年签订的协议规定,Purdue Pharma的所有者将公司资产放入信托,维护“索偿人和美国人民的利益”。因此,萨克勒家庭最宝贵的资产基本上一扫而空了。考虑到萨克勒家族已支付调解赔款,我们估计这个由大约40名成员组成的家庭现在的身价约为108亿美元,大部分来自该家族在2008年至2017年间从Purdue Pharma获得的利润。萨克勒家族关联机构的代表拒绝评论《福布斯》对该家族的财富估值。

  1892年,John Purdue Gray和George Frederick Bingham两位医生创立了Purdue Frederick Company。都是医生出身的萨克勒兄弟Raymond和Mortimer在1952年买下了这家公司(还有第三个兄弟Arthur,在他去世后,他的遗产将他持有的公司股份卖给了他的兄弟们)。在萨克勒家族管理的早期,该公司销售的产品包括耳垢去除剂和泻药,以及一种至今仍在销售的防腐剂聚维酮碘(Betadine)。

  到20世纪90年代初,萨克勒家族进入了不断发展的疼痛治疗领域。20世纪90年代初,该公司更名为Purdue Pharma,并于1995年推出了OxyContin。由于激进的营销策略包括声称该药完全不会上瘾它迅速成为了畅销商品,这导致一大批医生广泛开该药来治疗从严重到轻微的各种各样的疼痛。根据美国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的数据,这些年来,仅OxyContin一项业务就为Purdue创造了约300亿美元的收入。这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破产文件显示,从2008年到2017年,萨克勒家族从Purdue Pharma中获得了总计41亿美元的现金分配,甚至是在支付了税款并将部分利润再投资。

  多年来,萨克勒家族利用这些财富向艺术领域捐赠了数百万美元。据报道,该家族成员已向史密森尼博物馆捐赠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艺术品。这个家族向纽约科学院捐赠了1,130万美元。莫蒂默D.萨克勒基金会向曼哈顿的自然历史博物馆捐赠了至少600万美元。萨克勒家族还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主要捐赠者,那里有一个以萨克勒家族名字命名的展厅。

  但在针对Purdue的诉讼中随着世界各地的机构开始拒绝萨克勒家族的资金萨克勒家族的两个不同的慈善分支去年宣布,他们将停止进一步的捐赠。特蕾莎萨克勒(Theresa Sackler)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对美国的毒瘾危机深感悲痛,支持Purdue Pharma正在采取的行动,以帮助解决这一情况,同时仍然拒绝对该公司和萨克勒家族的几名成员的错误指控。” “萨克勒信托机构的受托人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暂停所有新的慈善捐赠,同时仍然履行现有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