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资讯 > 杰瑞德·莱托的阴暗面 好莱坞的邪恶贵公子 反派小丑让其避之不及
杰瑞德·莱托的阴暗面 好莱坞的邪恶贵公子 反派小丑让其避之不及

  杰瑞德·莱托有许多头衔,演员、摇滚明星、概念艺术家、时尚鉴赏家、房地产开发商和科技投资者,也许他多元化的生活方式恰巧可以解释他迷人的、动荡的过去,他也做了一些我们大多数人永远都不会做的事情,无论他去冒险实现什么目标,他都会引起公众的注意,对于莱托来说,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没人能把莱托逼到墙角

  杰瑞德·莱托1971年出生在博西尔城,他的父亲托尼·布莱恩特在莱托还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家庭,他的童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父亲的陪伴,2014年,莱托在戛纳宣传《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时破例谈到了他的父亲,莱托一边轻弹香烟,一边对记者说:“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孩子,我去商店买一盒牛奶,待会儿见”

  当然莱托再也见不到他的父亲了,因为父亲在他八岁的时候自杀了,而且原因不明,莱托后来和他的哥哥还有母亲搬到了美国,母亲康斯坦斯最终嫁给了卡尔·莱托,后者收养了莱托和他的哥哥

  在母亲康斯坦斯未嫁给卡尔·莱托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不得不依靠食品券过日,莱托在2014年奥斯卡获奖感言中对努力工作的母亲表达了充分的尊重和钦佩,他说:“她高中辍学,还是一名单身母亲,但她设法让自己和孩子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她鼓励她的孩子们要有创造力,母亲,我爱你,谢谢你教会我如何梦想成真”

  到了16岁的时候,莱托已经没有了方向,一度认为自己可能会成为一名街头混混,他十岁的时候就做过小偷小摸,幸好有母亲的教诲,他才设法控制住了自己的生活,19岁时,他在艺术学校学习一段时间后不久就搬到了洛杉矶从事导演工作,英俊的长相使他很快转行进入演艺圈,22岁时,就在青春剧《我所谓的生活》中扮演乔丹·卡塔拉诺,一夜之间成为了万人迷

  莱托和他的哥哥香农从1998年就一起在颇具争议的摇滚舞台上表演,莱托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认为音乐家和演员就像魔术师一样,要么是天生的,要么是运气或天才加持,莱托相信音乐能把人们聚集在一起,他觉得,当人们一起唱歌时大脑中释放出的物质与人们恋爱时释放的物质相似,该乐队在2011年一共举办了309场演唱会,并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莱托还为此制作了一部纪录片

  这部电影历时4万多小时,花了近4年时间才完成,它涵盖了方方面面,从一桩丑陋的3000万美元诉讼到关于该行业的掩盖信息,他说:“这不是与唱片公司的斗争,而是与腐败的斗争,签约公司是件好事,但它与艺术家们签订这些错综复杂的合同,使他们陷入债务状态,这是不可逃脱的”

  杰瑞德·莱托经常在他的电影角色中突破自己的界限,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的,这位演员都不介意为电影探索自己的极限,他在2000年的电影《梦的安魂曲》中饰演了一个瘾君子,为了塑造这个角色,他减掉了大量的体重,并在纽约与这些人相处了一段时间

  最终,这个角色对他的健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随着电影的进行,他的病越来越重,也开始对减肥上瘾,拍摄结束后,他饱受折磨,不得不去葡萄牙的一座修道院疗伤

  莱托不甘被之前的表演所超越,为了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饰演雷恩,他的体重降到了可怜的105斤,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整天只能吃半根黄瓜,有时你只想嚼点东西,结果发现有些东西含有大量的热量,莱托还剃了眉毛,并在不做手术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女人的形态,穿着高跟鞋到处走,这种非常规的表演也为他赢得了奥斯卡奖

  莱托对小丑的演绎引发了争议,事实上,无论是华纳兄弟还是大众,都对他在《自杀小队》中的表演不太感兴趣,他被指在影片的最后一个阶段从戏剧化转向喜剧化,莱托在制作过程中更对他的伙伴们进行了无休止的恐吓,这包括他给玛格特·罗比(扮演爱慕者哈莉·奎茵)寄了一封黑色情书,还附上了一只活老鼠在里面,他还给威尔·史密斯送去了一头猪

  莱托沉思道:“小丑是一个不尊重个人空间和界限的人,这就是你所要知道的电影拍摄过程”

  莱托最初被定为主角,但到宣传影片的时候,却换成了玛格特·罗比和威尔·史密斯,甚至对他在《自杀小队》中大幅削减的表现受到负面评价后,华纳兄弟仍在讨论制作《小丑》和《哈莉·奎茵》的续集,而莱托也决定再折腾一次,他曾试图叫停托德·菲利普斯执导的由杰昆·菲尼克斯主演的《小丑》的制作,该片因对超级反派明显不同的诠释获得了2019年最佳男主角奖

  这场争执也危及了他与经纪公司的关系,所以,到了拍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时候,制片公司没有邀请莱托参加,小丑也没有被写进剧本中

  拍了这么多电影,难怪莱托会对自己的私生活保密,他之前曾与斯嘉丽·约翰逊、露皮塔·尼永奥和卡梅隆·迪亚兹传出绯闻,直到最近才与女友,维多利亚的秘密超模瓦莱丽·考夫曼公开恋情,据知情人士透露,49岁的莱托与26岁的模特瓦莱丽·考夫曼分分合合了好多年,两人从2015年就开始了

  考夫曼曾在2015年和2016年都参加了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她是天生的模特,从小就把目光投向了T台,尽管没有涉足演艺事业,但她已经多次走上戛纳电影节的红毯,虽然两人还没有向媒体证实他们的恋情,但在2021年1月份,两人还是被拍到去了一家健身房健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